工人日报:整治“套号学历”是一道严峻考题

工人日报:整治“套号学历”是一道严峻考题

时间:2020-03-18 14: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唯有加强信息管理和防护、清除内部管理可能存在的隐患,才能维护学历查询、鉴定的可靠性和权威性,才能实现去伪存真的良好初衷。除了事后追查,把监管关口前移应该是更有效的办法。能不能打破学历崇拜,在人才使用当中,不唯学历而唯能力,给假学历者釜底抽薪的回击,也是摆在用人单位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正当假学历人人喊打之时,学历贩子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手段升级——据5月21日新华社报道,近日,网上出现大量兜售“套号学历”的贩子,声称办理出来的是全国统一招生录取的正规学历。记者全程暗访,将办理的“套号学历”送往用人单位检测,多家用人单位上网验证后都得出相同结论:此学历为真。

  明明是假学历,却可鉴定为真学历,造假者的技术手段如此“高超”让人心惊。“套号学历”如何能鱼目混珠、瞒天过海?根据学历贩子的介绍,“在学信网(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筛选出与你重名的毕业生信息,选中套号对象后,就用他的证书编号给你制作毕业证、学位证,等于跟你重名的人替你上了大学。”客服人员甚至自诩:“我们是老字号,制作技术领先,防伪检测都能通过,有时一天能接十几单生意。”

  实际上,媒体关于“套号学历”的报道已经不是首次。早在今年初,有记者全程跟踪“套号学历”办理流程,最终经学信网查询,该学历的确显示为真。对此,学信网迅速做出官方回应称,系统并不存在漏洞,查询信息仍安全可靠,且采取了多重数据安全保护措施,已屏蔽部分信息,防止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机。而近5个月过去了,“套号学历”并没有消失,甚至有泛滥之势,据新华社记者调查,制售“套号学历”已经成为一个“灰色产业”,学历贩子大多通过网络交易,购买假学历者遍布全国,为拓展“业务”,不少学历贩子正在各地寻找加盟商、代理商。

  明明是去伪存真的平台,一旦被某些人利用,就成了真伪难辨的平台,这事让很多人从理智到情感上都觉得不可思议。这里有几个问题无可回避:如果系统并不存在漏洞,那么,是不是有必要彻查是否有内部个别人员泄露信息的可能?既然有学历贩子通过技术手段攻击网站窃取信息,那么,如何提高防御能力?如何采取更安全有效的保护措施?面对媒体曝光出的问题,如何切实解决问题才是务实负责的态度。唯有加强信息管理和防护、清除内部管理可能存在的隐患,才能维护学历查询、鉴定的可靠性和权威性,才能实现去伪存真的良好初衷。

  明明是见不得光的制假售假行为,学历贩子却高调自诩“老字号”,其长期平安无事的洋洋自得令人质疑。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制售假学历将承担刑事责任,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定罪。从报道中可以看出,根据学历贩子公开发布的信息,顺藤摸瓜展开调查并不难。相关部门在问题曝光之初是否采取及时行动进行打击?除了事后追查,把监管关口前移应该是更有效的办法。若监管部门能够提前发现并消除可能的隐患,“套号学历”等类似造假现象应该不会泛滥。同时,按现行法规,购买、使用假学历者违法成本明显过低,仅面临行政处罚,不需承担刑事责任,长此以往,无疑不利于对假学历需求的遏制,这也是相关法律有待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不能置身事外的还有用人单位。在人才评价与使用标准中,学历、学位已经成为至关重要的通行证与“敲门砖”。能不能打破学历崇拜,在人才使用当中,不唯学历而唯能力,给假学历者釜底抽薪的回击,也是摆在用人单位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眼下正值毕业生求职、用人单位招聘旺季,强劲的就业刚需有可能会为假学历泛滥提供一定的市场空间。迅速堵住相关监管和技术漏洞,已然是分秒必争、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