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谁来为“套号学历”解套

[广州日报]谁来为“套号学历”解套

时间:2020-03-18 14: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小|中|大字号 分享到:

  近日,网上出现大量兜售“套号学历”的贩子,声称办理出来的是全国统一招生录取的正规学历,与真学历有同等效力,价格一般在2000至3000元。记者暗访发现,办理的“套号学历”送往用人单位检测,多家单位上网验证后都得出相同结论:此学历为真。(5月22日《中国青年报》)

  学历造假由来已久,从单纯的假学历、注水学历,到如今真假难辨的“套号学历”,让人不得不慨叹:学历造假技术真是越来越“登峰造极”了。寒窗苦读者,竟于不知不觉中给别人做了“嫁衣”。

  “套号学历”的成因何在?除了文凭贩子利欲熏心、无孔不入,有关部门监管失职,学历造假长时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这些表象之外,恐怕更与当今社会的学历崇拜休戚相关。

  当今社会,普遍存在一种学历崇拜、学历高消费,甚至是挥霍学历的通病,用人单位唯学历是瞻,似乎学历越高才越有能力,而没有学历,恐怕连投送简历那一关都过不了。当学历才是“通行证”和“敲门砖”时,便会形成一个巨大的购买假学历的买方市场,“套号学历”就成为一种畸形的“刚需”,批量生产“套号学历”的文凭贩子,也就有了生存的土壤。

  因此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套号学历”是学历崇拜下的“蛋”,“套号学历”这种畸形的“刚需”,始于一种畸形的人才评价体系。这些年来,“山寨洋文凭”在我国也是大行其道、供需两旺,同样也是学历崇拜导致的结果。

  学历造假已成国内最严重的职场乱象之一,严重危害社会公平和社会信用。要遏制“套号学历”等学历造假,教育、公安、信息管理等部门必须形成合力,认真查漏补缺,摸清学历信息泄露的渠道,提高学历管理的科学化水平,以堵塞监管漏洞;除了要将文凭贩子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一网打尽外,对于使用假学历者也应加大处罚力度,不能仅面临行政处罚而不需承担刑事责任。

  更重要的是,要在全社会禁止学历歧视,破除学历崇拜,挤一挤“文凭泡沫”,倡导“不拘一格选人才”的风气,让真才实学者有用武之地。

  “套号学历”网上热销,也是对用人单位的一种鞭笞:不能再单凭一纸文凭选拔、录用员工了。一位网友说得好:用人不问能力“问”文凭,是对严打学历造假风的极大消抵,这也是学历造假得不到有效遏制的深层根源。

[责任编辑: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