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号学历真假难辨 新闻频道

套号学历真假难辨 新闻频道

时间:2020-03-18 14: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正当假学历人人喊打之时,学历贩子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手段升级。近日,网上出现大量兜售套号学历的贩子,声称办理出来的是全国统一招生录取的正规学历。笔者暗访后,将办理的套号学历送往用人单位检测,多家用人单位上网验证后都得出相同结论:此学历为真。

  网上热卖套号学历 “办理套号学历,能上网查证书编号,与真学历有同等效力!”笔者在搜索引擎输入“套号学历”字样后,即显示出大量办理套号学历的信息。学历贩子们有的直接公布QQ号招揽生意,有的以“教育网站”或“文化传播网站”为名,明目张胆地经营套号学历生意。

  笔者在一家名为“新诚文化”的网站看到,从表面上看,该网站像正规的电子商务网站。按照该网站提供的QQ号,笔者与该网站的客服人员取得了联系。“我们会根据你的需要,在学信网(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筛选出与你重名的毕业生信息,选中套号对象后,就用他的证书编号给你制作毕业证、学位证,等于跟你重名的人替你上了大学。”该客服人员热情地介绍,专科学历2300元,本科学历2500元,是业内最低价格。

  笔者随机暗访了多名学历贩子后发现,他们办理的套号学历品种十分齐全,有专科、本科、硕士,普通全日制、成人函授等类型,价格一般在2000元至3000元之间。

  套号学历难辨真假

  套号学历是如何出炉的?为一探究竟,笔者决定亲自办理一份套号学历。笔者以1974年出生的“刘军”(化名)的身份办理了套号学历,发现套号学历的出炉过程主要分为以下三步:

  第一步,查询、筛选重名者。按“新诚文化”网站的要求,笔者向其汇了一笔查询费后收到了7个同年同月生、名为“刘军”的毕业生信息。这些毕业生涉及北京、陕西等省市的高校,都没有照片和身份证号码,证书编号也是被遮盖的。

  第二步,“解码”获得学历编号。选定北京一所高校后,笔者又汇去一笔“解码”费用。2天后,“新诚文化”网站的客服人员称,解码成功,并发来了一串9位数的学历编号。至于“查询”和“解码”是如何做到的,该客服人员总是讳莫如深地说:“做我们这行的,肯定有自己的渠道,否则就没法赚钱了。”

  第三步,制作学历证书。补齐余款约3天后,笔者收到了办好的毕业证和学位证。证书被做成了略显陈旧的样子,传过去的照片也被处理得更显年轻,证书上加盖有这所大学的公章,还有当年这所大学校长的签名。

  笔者用“刘军”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实名注册学信网账号登录后发现,其学历编号、毕业院校等信息与证书上一致,但没有照片和身份证号码。随后,笔者又将这份学历送往多家用人单位,他们登录学信网验证后竟都表示:此学历为真。

  套号学历泛滥何时休

  近年来,从单纯的假学历到注水学历,如今又升级为真假难辨的套号学历,假学历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让人防不胜防,这严重危害了社会公平和信用。

  谁在助推假学历不断升级?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王安白认为,在当今社会,高学历是求职、升迁的硬指标,购买假学历已成为一种畸形的“刚需”,形成了巨大的买方市场。此外,假学历使用者的违法成本也过低。王安白表示,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制售假学历将承担刑事责任,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定罪,而购买、使用假学历却仅面临行政处罚,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陈鹏飞指出,学历信息的泄漏渠道非常关键,因为“查询”和“解码”这两个环节都不可能通过公开的渠道实现。“学历贩子可能通过内部关系,从高校或网站工作人员处获得信息,也可能是学历贩子通过技术手段攻击网站,窃取信息。”

  专家建议,目前的人才评判体系有假学历存在的社会土壤,高校和相关网站应加强管理和防护,肃清内部“蛀虫”,保障学历信息安全。此外,用人单位要加大对求职者学历的审核力度,既要上网查证学历编号,还应多方核实,例如仔细查验求职者的原始档案、证书原件等。公安机关应根据网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对学历贩子予以严厉打击,还要调查清楚学历信息泄漏的渠道等,以堵塞漏洞。 (赵宇飞)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