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华为地图应用 Cyberverse「河图」?

如何看待华为地图应用 Cyberverse「河图」?

时间:2020-03-18 14: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最近这段时间在做一些技术研究和布道,在昨天忙完。终于有机会更新了!

本文出于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问题:“ 如何看待华为地图应用‘河图’?能对标 Google 和百度的地图应用吗? ”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在一直关注,所以昨天在知乎上花时间写了一些有意思的想法。聊聊Cyberverse和一些远古时期的故事。

因为这篇文字起源于我在知乎上的回答,所以用了一个知乎风格的标题,还请见谅。谢邀,人在蒙古,刚下航母。接下来我们开始本篇文章的内容。

首先,题主这个问题提的好,Cyberverse河图有什么用?它和百度地图、高德地图这类地图到底是一个东西吗?他们又是否有竞争关系呢?

此事,要从华为2019年开发者大会开始说起,这既是一个科技巨头的落子布局也是一个技术苦行僧(大佬)的寻道之路。前方多图片视频流量预警,请系好安全带坐稳扶好。

在2019年8月9日中国广东东莞松山湖溪流背坡村的松山湖欧洲小镇中,华为正式召开了2019年开发者大会。这次大会是一场涉及华为软件、硬件、物联网、人工智能、5G、甚至操作系统等生态领域的全面技术交流分享及发布会。

在这场会议中,最知名的要数华为鸿蒙系统的发布了,几乎全网皆知。但是,对于很多圈内人士来说,有一件事比鸿蒙系统发布更值得关注,那便是在8月11号,也就是最后一天发布的Cyberverse地图技术。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有点懵,地图技术??是的,没错,具体可以看上方视频。华为Cyberverse在本次会议中制作了一个松山湖小镇互动案例,这个Demo包含了AR室内和室外导航、游戏互动等。可以让每一个参会者很直观的感受到这项技术的魅力。

其实准确来说,Cyberverse不能算是广义上的地图,更准确的描述是——“空间计算”。百科的定义是:Cyberverse是华为发布的一项基于虚实融合的全新“数字现实”科技,该平台通过空间计算链接了用户、空间与数据,将给用户带来全新的交互模式视觉体验。

一、先说这东西有什么用

前面说到Cyberverse的本质是空间计算,翻译成每个人都能听懂的话就是计算空间,计算每一厘米、每一毫米的空间。

计算空间有什么用,活在这个世界上,空间无处不在,谁没事跟空间过不去呢?再说,算的过来吗?计算出的结果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再降维,从一个游戏开始说起。还记得那只会跳舞的黄皮耗子吗?

2016年,一款由Niantic开发,任天堂授权发行的AR游戏《Pokemon GO》(精灵宝可梦GO)正式上线,并且很快风靡全球。这款游戏最大的特点是 LBS ,LBS即Location Based Services,是利用各类型的定位技术来获取定位设备当前的所在位置,通过移动互联网向定位设备提供信息资源和基础服务。

通过上面的游戏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游戏界面就是一个3D立体的地图,玩家默认显示所在位置就是自己当前的位置。然后玩家可以根据提示去现实世界中的某一个位置抓取神奇宝贝小精灵。

尽管这个模式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有趣,但是由于大家对小精灵过于喜爱,面对小精灵的诱惑,还是忍不住冲出家门,疯狂抓小精灵,去任何一个小精灵的地方,去街上、去商场、去别人家、去野外、去河边,甚至去警察局、去坟地、去女厕所,对玩家来说没有什么是一只小精灵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只。为了抓只小精灵,风雨无阻,可以一个自行车绑6个手机,满城遍地跑,为了一只小精灵,甚至可能不惜大打出手跟人干一架。PokemonGO诞生的2016年,就是这样魔幻的情景。

Pokemon GO的模式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成为全球最赚钱的手游之一,但是Niantic的野心远不止于此。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的小精灵,依然只存在手机这个二维平面内,我们都知道,它看起来就像个纸片,是无法蹦出屏幕和我们对话、玩耍的。

但是,Niantic不这么认为,我们不妨看看Niantic为《Pokemon GO》制作的宣传片。

可以看到,在宣传片里的Pokemon GO,通过增强现实技术,也就是AR(Augmented Reality)是可以真实的展示在现实世界的,在商场、广场上营造出全民一片嗨的场景,比大爷大妈广场舞、年轻人快闪蹦野迪还要火爆。

基于AR技术,可以让虚拟内容在现实世界中展现,通过 SLAM 支持,我们可以做到从不同角度观看小精灵,它变得真实、3D立体,可以跳跃、飞舞,可以喷火放大招,不再是像纸片一样。

但是,SLAM这项技术有一个先决条件,那便是环境理解。在使用AR应用的时候,需要对当前空间进行扫描。这个其实很好理解,我们至少要确定把虚拟物体放在哪个位置,通过锚点才能让它保持停留在原地不动。拿着手机晃一晃,让相机把你身边的环境理解了,通过特征点云构成房间的结构,它就知道你家大概长什么样了,就知道把小精灵宝宝放置在哪了,比如桌子、椅子上、锅里等等。特征点云长什么样子,大概就像下面这幅图。

但是每次扫描都太麻烦了,如果一个房间可以一次扫描完,上传到云端的话,下次再用时,从云端下载下来,不就省下了很多时间吗 ?

更何况,如果想在一个楼上放喷火龙,总不能大家每次都去对着身边的楼狂扫吧。这个时候就出现了我们前面提到的概念——空间计算。

每个人扫的地方都是有限的,你扫的是你家的,他扫的是他家的。互相不关联,也没法共享数据。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平台来记录所有扫描的场景了。将大家扫的数据传上去,拼到一起,就是整个小镇了。并且,还可以借助无人机、机器人等智能设备提高扫描效率。通过点云建立的数字地图,小到房间,大到城市、行省、国家,甚至整个地球。

想想一下,如果把公园扫一遍,是不是公园就可以挂满小精灵了,把商场扫一遍,商场就可以出现各种小广告了,还要什么女朋友,领着小精灵逛商场,要多赛博朋克有多赛博朋克,想想都刺激。

这个时候,可能就需要一个平台,像地图一样,把每个空间的位置记录下,然后只要在对应的空间显示相应的内容就可以了。

大家都知道微软有个特别牛的游戏叫模拟飞行,通过卫星数据和AI数据建模,重建了一个三维的地球,据说在游戏里可以找到你家,这个够牛吧?

但说实话通过AI重建的模型和真实世界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差距的,远不能达到盗梦空间那种级别,要是以VR形态进入游戏,在街上走走,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当然不是说这个游戏或者AI重建的模型不好,只是借微软这个例子告诉大家,无论微软、华为、谷歌,所有顶级的科技巨头,都在谋划一件事,就是对真实世界进行三维重建,基于真实地球建立一个数字地球。这项技术可以广泛应用在自动驾驶、物联网、广告、电商、游戏、私人航空等诸多领域。基于地图数据建立的虚拟地图,与基于真实建筑特征数据建立的点云地图,现在来说是两个方向,但或许将来在某一天它们会在某个方向相遇。通过AI算法将虚拟模型与真实点云合成,再造一个更加贴近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

Cyberverse的本质也是这样,两者之间是维度与维度之间的区别,不能用寻常的地图来与之对比。如果非要比的话,现阶段的百度地图和之前的谷歌地图就像一张纸,不论全景图片、电子地图,地图只是地图,始终是二维的,是没法蹦出屏幕的。而Cyberverse则更像是一个立体的沙盘,与真实世界1:1的完全贴合。

有家公司在2018年也提出了AR云的概念——MagicLeap。没错,就是那只靠一张鲸鱼跳水的gif图片融了数十亿美金的AR眼镜公司。

先不提他们公司做的怎么样,这张图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在最下面一层,是我们的真实物理世界,而建立在此之上的是更加丰富多彩的网络世界。

未来的网络,就像空气一样,充斥着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所见之处皆是视觉信息,人类信息的传播效率会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这个时代,可能叫做空间互联网时代。

好了,以上是有关 Cyberverse 地图的介绍,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它不是百度地图这样的地图,都不是一个东西,所以不用再做比较了。接下来,我们来8一下远古时期的故事起源。

二、故事的起源

上面这幅图大家一定不陌生,甚至有些同学可能已经坐不住了:“这都9012年了,还提谷歌眼镜。哦不,2020年了,不,0202年了,2020,算了。。。 你继续吧。”

没错,故事就要从远古时期的谷歌眼镜说起。谷歌眼镜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败得彻底。

生的光荣,谷歌眼镜自2012年一诞生就轰动了整个科技圈,刚听到这个概念时,大家都是懵逼的,除了电脑、手机,还有这种可以通过人眼直接上网,看到数字信息的方法,简直屌炸了。

可惜,谷歌眼镜生的太早,当时硬件环境还不成熟,也缺乏应用前景,先驱没有做成,反倒成了先烈。

谷歌眼镜虽然没有成功,但吹响了AR行业的号角,吸引了无数AR创业者进入AR领域,激励了一批又一批人,终于在今天,世界上已经有许多较为成熟的AR、MR眼镜了,AR技术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所以谷歌眼镜虽然挂了,但死的光荣。

谷歌眼镜彻彻底底的失败了,在2015年1月份,谷歌停止销售第一版谷歌眼镜,并关闭了Explorer项目,将谷歌眼镜项目从Google X研究实验室拆分至一个独立部门。

谷歌硬件做的很失败,不管是眼镜还是手机,都不能说是成功。但是谷歌软件还是很强的,安卓系统和谷歌生态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谷歌AR眼镜失败了,但谷歌并没有放弃AR技术,坚决不死心,硬件不行,就再试试软件。

其中,Project Tango是谷歌公司的一项研究项目,2014年2月谷歌已经成功为该项目研发出了一款 Android手机原型机 ,配备了一系列摄像头、传感器和芯片,能实时为用户周围的环境进行3D建模。Tango可以说是一项用于手机领域的AR技术。

可是,Tango 这项技术严重依赖手机摄像头。而在那个时代,手机不像今天动不动搭载三五个摄像头,跟打麻将似的。在那个时代,手机通常就一个摄像头,搭载两个以上摄像头,都是很非主流的事情。再加上传感器什么的,这可都是钱啊。

所以,谷歌想搞Tango,根本没人陪他玩。据说联想和华硕推了一波Tango手机,这让这项技术走向了民用市场,但是光这几家的体量还是太小了,后来的结果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谷歌公布2018年3月份终止Project Tango项目,而在几年的洗礼中,手机市场也换了主角。

Tango和谷歌眼镜和一样,都是失败的项目。很多朋友可能想问了,为什么要提它呢 ?

注意,Tango项目的时间线,谷歌于2014年6月5日启动Project Tango。

回到我们的主题——华为 Cyberverse。Cyberverse的总工程师,也就是我们故事中这位苦行僧大佬曾发过一条微博。

同样是2014年,荣耀6 plus发布之后,罗巍在微信朋友圈中写过一段话:“虽然并不完美,虽然还有些蹒跚,但它给我们指引了一扇门。我相信双摄像头能带我们找到她。”

读到这,我可能觉得她是指某一个姑娘,某一个故事,某一片未来。

但是评论区还有一句话:“那是联接真实和虚拟的门,理想和现实的门”。

我们可以肯定,双摄甚至四摄带来的是Cyberverse,而Cyberverse 就是这扇门。

谷歌和华为,就像是站在一条名为2014年的起跑线上的两个同学,两个人同时起跑,奔向同一个终点线。

这个名叫谷歌的同学,跌跌撞撞,在市场烈日的毒打下一度怀疑人生,哭着丢掉了名为Tango的运动鞋。

而名叫华为的同学,穿着不知名的球鞋,前面跑的很慢,但是后来跑着跑着跑出了感觉,越来越多人给喊他加油。跑的也越来越快,直到后来有一天,他在2019跑道上突然告诉大家,这双鞋叫Cyberverse。

随着时间发展,运动场跑道的同学越来越多,在第2017跑道上,有一位叫苹果的同学穿着ARKit运动鞋闪亮登场,苹果同学是位富二代,一上场就连放大招,别的同学都看傻了。而谷歌同学是苹果同学的老对头,谷歌同学本来都下场了,一看到苹果同学上来了,立马将Tango运动鞋捡起来修修补补,改了个名字,叫ARCore,重新登上了跑道。

谷歌同学和华为同学关系本来挺不错,但因为一位叫安卓的美女同学,关系变得不如从前了,甚至还差点打了起来。

以上是Cyberverse的一些远古时期的故事,Cyberverse表面上是个新出的地图,其实是科技巨头大佬们对线,早从2014年就开始了。

三、Cyberverse 强在哪 ?

说完了 Cyberverse 的作用和本质,以及远古时期的历史渊源。再来说说 Cyberverse 强在哪,据罗巍介绍,Cyberverse目前共有4项核心能力,其中包括:3D高精地图能力(HDMAP)、全场景空间计算能力、强环境理解功能和超逼真的虚实融合渲染能力。

其中全场景空间计算能力是全场景的、全天候的,在室内、室外、白天、晚上等不同的光照条件下都可以提供空间计算定位定姿能力。结合华为的GPS、室内WiFi定位以及VPS定位、SLAM定位等技术组成,Cyberverse可以让手机解算出自身的厘米级定位以及1°以内定姿的高精度位姿信息,以上是Cyberverse能提供AR视觉体验的基础。

所以,Cyberverse 核心依赖是摄像头。而华为Fellow Cyberverse总工程师罗巍同时也是华为Camera的总工程师。

华为P30 系列是2019年最惊人的拍照手机之一,其变焦能力、AI图片处理能力、夜摄能力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随着Cyberverse的发布,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终于要带出来让大家看看,罗巍爱上了发微博,无意间又让大家看到了华为P40的概念图。

看到这里你明白了吗 ?我们以为Cyberverse是因为华为手机摄像头发展的结果,但原因恰恰相反。2014年的那次对线,冥冥中决定了今天华为手机的摄像头布局。正是因为苦行僧们对他们心中那一扇门的追求,促使了华为系列产品摄像头的不断进化。而摄像头的进化又迎合了市场对拍照摄影的需求,反过来促使了华为手机与其他产品的差异化,在市场上获得了成功。

华为手机的成功带来了大量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又回归到Cyberverse本身,相机越来越强,投入的研发资源越来越多,为Cyberverse普及甚至广泛应用创造了可能。

Cyberverse的强大,在于华为手机的硬件支持,在于华为的5G技术,在于苦行僧们日夜研究出的算法,在于其背后强大的生态体系。

四、时代的格局

AR云的战场很精彩,其中不乏华为、微软、谷歌、苹果、OV等巨头的身影。

也有如国外 FaceBook、Snap、Niantic、MagicLeap等公司,

以及国内SenseAR、EasyAR、Void AR、HiAR等一系列创业公司。

Cyberverse 可以说是这场角逐中极为重要的角色之一,但不是唯一的主角。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就明白了,Cyberverse 的对手不是百度地图,而更可能是百度AR、百度搜索。

在2014年 Cyberverse 和 Tango 对线的时候,一家创立于2012年名为视辰信息科技的公司在同年获得了一笔融资,他们的项目叫视+AR,英文名叫EasyAR。创始人张小军及团队是AR云技术最前沿的探索者与践行者,EasyAR4.0 版本也于2019年底正式上线。

同时,一家创立于2008年名为米有网络科技的公司于2016年获得融资,他们的项目叫太虚AR。创始人钟复兴及团队致力于为国内提供稳定的通用SLAM技术,其中太虚云也是他们重要的布局之一。

除此之外,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认为今天的AI技术已经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现实世界,而AR技术可以将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无缝融合起来。SenseAR技术已经广泛应用在各大社交平台,而AR云也是其重要布局之一。

我认为,除了像 Cyberverse 这样的平台,国内的这些AR初创公司也一样值得关注。

最后,Cyberverse 目前能应用到的主要领域还是解决出行问题,应用于视觉翻译、视觉搜索、室内导览、旅游等应用前景。但空间计算技术真正的主战场,还是在AR眼镜端。

五、视觉搜索

不知不觉,有关 Cyberverse 的内容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最后聊一聊视觉搜索。

我认为互联网有两种发展模式,一种是自上而下,一种是自下而上,而阿里和华为就是这两个方向极为典型的代表。

华为(自下而上):基站->手机->芯片->5G->Cyberverse->视觉搜索->IOT

阿里(自上而下):电子商务->云服务->芯片->边缘计算->视觉搜索->IOT

但是在一个领域,两者会相遇。那便是 Cyberverse 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视觉搜索。

六、苦行僧

为什么说罗巍是一个苦行僧呢,首先,从他的微博可以看出,他的微博中有很多佛学方面的表达。可见他的心中一定是在追寻某一种道。

罗巍将河图建设比作唐三藏取经,而所有的用户、开发者,将会是河图共同的建设者。

从2014年到2020年,他始终坚信 Cyberverse会是未来,记得微博评论区曾有人赞叹他的优秀与坚持,他回答道:是出于一种使命感。

这条评论看完当时觉得很有感触,刚才又去翻了翻,但没有找到。

只是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活着一定是为了做成一件事情,

正如他的微博昵称 @ 罗巍Cyberve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