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为官副业从医,后成一代医圣,首创“辩证

主业为官副业从医,后成一代医圣,首创“辩证

时间:2020-03-24 05: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如今,随着西方医学的普及, 中医 日渐息微。那套曾经在数千年来,拯救过万民于水火的医术日渐被人淡忘。甚至还有人称中医是 巫术 ,不过是骗人的伎俩,而对中医一概排斥。结果盲目追随西医,滥用抗生素,导致晚年诸多后遗症并发。

如今回顾中医往事,我们不难发现,中医在古老的掩盖下,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科学光辉。中医不是巫术,中医的发展也绝非从天而降。那是历代中医人苦苦追寻,以命探索而来。此人是中医界的祖师爷,身逢乱世,人人自危尚不能自保,他却背起沉重的药箱,救万民于水火,他就是 医圣张仲景 。

说起东汉末年医学界,很多人往往会想到 华佗 。华佗在那个时代,是一位绝对的明星医师。其实只要留意一下华佗的病人,就能知道为何会有此推论。关羽刮骨疗伤,曹操脑部手术,皆出自华佗之手。

而张仲景也是东汉医学界的一员,因为他生于公元150年,亡于公元219年,他的一生可以说是东汉末年的全部。为何他却没有华佗般存在感?说来忏悔,张仲景所治之人皆是无名之辈。可医者父母心,儿女尊贵贫贱又有何妨。只要是染病在身者,皆为医生之病人,在这方面张仲景表现的淋漓尽致。

张仲景虽是一平民医师,可他的出身却绝不平凡,不过也正是他的出身不凡才成就了他的日后人生。张仲景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从小就有机会拜读各类藏书,当时士子读书者皆为日后入朝为官,可张仲景偏偏是一异类。

张仲景学生时代最为迷恋的偶像,竟是春秋第一神医—扁鹊。张仲景为此还曾留言: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 张仲景这般痴迷医术,让他的官员父亲颇为不满。

至于张仲景为何十岁就立志从医,还极为厌恶官场,一切竟是源于一场家庭悲剧。东汉末年,各地瘟疫爆发不断,在桓帝到灵帝短短数十年间,天下竟然爆发了八场瘟疫。张仲景家族在一系列瘟疫中,从两百多人锐减到不到七十人。张仲景看着周围悲剧在不断上映,仁心仁德的他岂能坐视不理,于是拜同郡医师张伯祖为师,修习医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张仲景虽然沉迷医术、厌恶官场,可他最终却还是步入仕途。这一切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命运,因为东汉选官推行 “察举制” 。

这种制度要求官员选拔出自当地名人举荐。张家是世家大族,因此张家后裔自然就会受到当地名人举荐。在张仲景父亲授意下,张仲景无缘无故就被推入官场。可张仲景说到底还是无意官场,他在长沙太守一职上,足足做了二十多年。若非他无意升迁,绝不会在这个蛮荒之地呆如此之久。

张仲景把自己空余时间都用于医道修行,结果竟被他解决了困扰百姓多年的 瘟疫 。古代所谓的瘟疫,大多都相当于如今的 流行性感冒 。流行性感冒随季节变化而来。如今看似不会要人命,可在古代却因感冒引起的并发症,夺去无数人性命。例如高烧不退烧坏脑袋而亡,病体入侵导致人长期虚弱,使人虚耗过度而亡。至于其他肺炎等并发症就不在话下了。

张仲景看着百姓受苦,自己也心如刀割。他一边利用医书上的正统医学为百姓诊治,一边在治病中积累经验,把医书上没有的病例都记录下来,以便往后研究诊治。张仲景在行医过程中,救了无数贫苦大众,慢慢也积累到不少获得感。

古代瘟疫

张仲景虽在行医中积累不少口碑,可他却从不滥用这些口碑。张仲景认为 人无完人 ,自己不懂得治的病绝不插手乱治,可一些庸医却不这么认为。自 建安元年 之后十年间,天下前后爆发了五场瘟疫。江湖庸医借此大发灾难财,到处招摇撞骗,病人不仅损失财物,还耽误病情而亡,这让张仲景看得非常痛心。

医者父母心,江湖术士横行天下是因为没有一套完备的医学体系去钳制他们,我张仲景虽只有一人之力,愿担天下之责,作一医书拯救世人于水火之中。于是日后大名鼎鼎的 《伤寒杂病论》 就此问世。

为此张仲景特意辞去官职,隐居岭南,把自己多年所见所学,一一记录下来汇集成书。他把《素问》、《灵枢》、《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等古代医书上的可行之策都摘录下来,同时又开创性的加入了自己的独到见解,而 “辩证论治” 就是在这个时候创立下来。

所谓“辩证论治”,即在疾病诊断时,要查清疾病的来源。望、闻、问、切四者缺一不可。同时医生要在平时治病中积累经验教训,把病情系统性的分出深浅轻重,查清受感染的经络、脏腑。同时张仲景还开创性的把外感热性病所有症状,归纳为六个症候群和八个辨证纲领来分析归纳疾病整个演变和转归过程,以及疾病的属性、症状等。

正因为张仲景一系列开创性举措,才让瘟疫从此得到了部分系统性的根治。同时张仲景创立下来的治病体系,竟然成了日后中医诊断病情,治疗疾病的蓝本,因此曾有医学界泰斗称张仲景是中医的始祖。而张仲景在世时,也已经被世人称为“ 建安三神医 ”之一。

可张仲景对这个称谓并不接受,他只希望自己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在自己的余生多救一个病人,对他来说已是一大美事。因此如今我们更多愿意称呼他为“ 医圣 ”,因为这既没有神化他的医术,而违背先生的意愿,同时又真实的展现了,他曾经如圣人般的存在在这个世间上。

(文/麦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