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华人议员:中国新领导层让西方眼前一亮

新西兰华人议员:中国新领导层让西方眼前一亮

时间:2020-02-12 17: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新西兰工党首位来自中国的国会议员霍建强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淼】3月3日,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的2014年全国“两会”正式拉开帷幕。2014年被视为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国人对2014年的两会充满了期待,而一些国外的朋友也在关注着中国,环球网推出“中国梦•改革年”两会大型专题采访活动, 邀请外国民众及海外华人发表对中国的看法及期望。

霍建强(Raymond Huo)祖籍河南,出生于安徽,落户北京,1994年从北京移民新西兰。霍建强于2008年11月8日当选为新西兰国会议员。现任新西兰国会法律委员会发言人、统计发言人及华裔社区事务发言人。2014年3月3日下午,笔者对新西兰国会华人议员霍建强就中国“两会”话题进行了专访。

王淼:您平时关注中国哪些领域的新闻?

霍建强:作为新西兰工党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国会议员,同时也是西方国家中首位接受中国大陆全教育(从小学到大学)的议员,对中国的感情不一般。作为祖国,中国依然是我的“根”,只有中国强大,才能让华人在海外扬眉吐气。因此,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问题我都非常关注。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和影响力,已经到了西方国家不可能不关注中国,不研究中国的地步。

王淼: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即将召开,您是否了解和关注中国两会?您知道NPC和CPPCC各代表什么吗?

霍建强:我当然了解和关注中国两会,也清楚知道中国人大和中国政协的意义。

每逢中国两会召开,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驻奥克兰总领馆和驻克莱斯特彻奇市总领馆都会召集华人华侨座谈,我也通过媒体直接沟通了解中国两会的消息。尤其是今年,我关注到中国立法设抗战胜利纪念日和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这是很好的事情,体现出一个大国通过立法来表达自身诉求的能力。

王淼:今年您最关注的两会话题是什么?您期待哪些话题可以在两会上讨论?

霍建强:我格外关注中国的经济发展。站在新西兰的角度看,中国是一个能量的热源,其热量越大,对周边和世界的正面贡献越大。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一个说法,我们是“幸运的国家(Lucky Countries)”,正是依赖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这两个国家才平安度过了金融危机。尤其是我在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后不久,新西兰和中国就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事件。现在新中之间一天的贸易量,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初一年的贸易量。因此,我期待有关经济发展的话题继续在两会上有所讨论。

王淼:2013年和2014年,最令您感到振奋或失望的中国新闻事件有哪些?

霍建强:过去一年中,最令我感到振奋的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我常常和别人辩论,许多人宣称中国单纯依靠廉价劳动力成为世界工厂,我始终大声回答“不”。中国人绝不是因为“廉价”而闻名,恰恰是中国人的勤劳、节俭和智慧,才促成了中国经济的成就和对世界经济的贡献。

最令我感到担忧的是环保问题。我曾经在微信上看到朋友发来的照片,标题是“与某某领导合影”,但是照片一片空白,什么人也看不到。一方面,环境污染是经济发展的代价和副产品;另一方面,每个人都需要反思如何为缓解环境污染出一份力。即便在新西兰这样被称作“上帝的后花园”的国家,空气质量也有所不同,皇后镇的空气显然比奥克兰要好很多,关键在于人们的意识和环保技术的提高。

王淼: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序幕已经拉开,本届两会的看点之一,即“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组”和“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两大高层决策机构将进一步揭开面纱。您对这两个机构是否了解?您最关注哪些领域的深层次改革?您认为深化改革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霍建强:客观上讲,我对于这两个高层决策机构了解不是很多。

作为新西兰国会法律专项委员会委员,同时又担任律师工作多年,我最关注中国法制建设方面的深化改革。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法制建设迫在眉睫,但又不能急于求成,这两点看似矛盾,但又相辅相成。

之所以说要有紧迫感,因为法制建设是人类现代秩序的结晶,体现出一个国家的文明水平。但我建议中国的法制建设千万不能着急。

新西兰法律体系沿用的是英国传统的英美法系,整个西方的法制建设经历了上百年的发展,许多法案是经过成千上万的案件逐渐形成和完善的。在我的新书《影响西方社会的十大名案》中,列举的第一个案例就是西方著名的“啤酒蜗牛案”。在长达4年的审理过程中,英国的法官通过提出“邻居原则”,成功将“啤酒中倒出蜗牛,导致饮酒者生病”这一在当时“无法可依”的案子结清。

可见,西方的法制建设也是循序渐进的,正是无数个“啤酒蜗牛案”,逐渐完善了西方的民法(Tort)。新西兰国会每年要通过数十个立法,现在已经有1300多部成文法,加上来自英国、澳大利亚、香港、新加坡、甚至印度的判例,构成了完整的法律框架。因此,中国的法制建设切忌“一刀切”或盲目求快。

王淼:中国新一届领导层上台后,在加大对官员腐败问题审查的同时,对民众参与的反腐行动也表现出支持态度。您怎么看待中国领导层过去一年的表现?您认为今年中央反腐的力度是否会继续升级?反腐倡廉问题上,您有何制度建言?

霍建强:中国的新一届领导层,尤其是习近平主席和第一夫人彭丽媛女士,的确令西方世界眼前为之一亮,我本人也与他们二位有过会面,感觉更近一些。反腐倡廉的行动在中国顺应时势,刻不容缓。

新西兰的政府清廉指数在全世界一直名列前茅,靠的是上百年积累下来的体系,约束个人奉公守法。比如,作为国会议员,我本人刚刚提交上一个年度的财产报表,多达30几页,包括了个人名下、信托账户以及相关公司的所有财产,还有接受的礼物和非国会行为之外的出访,新西兰规定所有价值超过500新西兰元(约合2500元人民币)的礼物或超过500新西兰元支出的出访都必须公开申报,说明来源和接待方。

新西兰设有总审计长一职,可以对上至总理办公室,下到各部委进行全方位的财务审计。国会议员也有权利在对相关部门进行质询时,提出有关部门和个人财务的问题,被质询部门的负责人必须如实回答。例如,我所在的法制委员会,负责对司法部进行质询,从司法部的预算执行,到司法部员工的健身房费用,都在质询的范围内。我个人建议,中国可以借鉴这一经验,由人大下设的专业委员会对政府各部门进行质询,提高政府的透明度。

王淼:自去年以来,中国多个城市PM2.5指数超标,环境问题已经不容小觑。您是否有在中国的朋友对此诉苦?对环境保护方面,您有何意见和建议?

霍建强:在担任新西兰国会法制委员会委员之前,我担任过经济委员会和环境委员会委员,因此我感同身受。对于环保,我欣赏新西兰人的观点:“我们并非从前人那里继承环境,而是向我们的后辈借取现有的一切,应该考虑拿什么去还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我个人对环保非常重视,2010年,我有幸见到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习近平。随后,我开始致力于推动将新西兰朗泽公司的全球唯一生物能源高科技引入中国,用工业煤气(尾气)发酵制成燃料乙醇。2012年4月,我有幸因促进新西兰和中国在碳减排环保高科技领域合作,获中国首钢和新西兰朗泽公司授予的“绿色天使奖”。近期,我了解到,该项目顺利通过中国科技部的认证,并且乙醇的纯度比在奥克兰的实验室还高。

说到建议,我依然信奉当年上大学时的一句话:“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希望《环球时报》的读者们,不应停留在指责雾霾上,而应该身体力行,为环保做出自己的贡献。

王淼:两会上的外交关系是另一大看点,去年最令您印象深刻的中国外交公共事件有哪些?展望2014年,您希望中国外交有哪些新突破和新进展?

霍建强:通过媒体报道,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以及中国和周边国家的交往都是我非常关注的。由于工作原因,在接触中,我很欣赏中国新一代外交官的风貌。

2013年,新西兰和中国之间的外交大事应该算是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访问中国。所有代表团成员出访中国,从南到北走下来感触很深,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人瞩目。我们有个感受,在看待中国的问题上,新西兰人分为“去过中国的”和“没去过中国的”;凡是到过中国的人,都会对中国有发自内心的好感;没有去过中国的,也分为两类,一部分人依然心存偏见,需要假以时日改变他们的观点;另一部分人属于冷眼观察。

从外交角度看,希望中国能像汉唐时期一样,欢迎和吸引世界各国人民到中国访问。稳定、强大和繁荣的中国,对全世界具有重大意义。

王淼:近期,中国昆明发生了极端分子持刀袭击普通民众的“恐怖主义”暴力事件,对此您有何看法?

霍建强:我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强烈谴责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暴力行为,尤其是发生在我的祖籍国,深深为受伤害的人们,尤其是孩子们感到悲痛。同时,我相信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将会安抚好受害人,有能力处理好此类事件。